Help discover ancient ruins — before it’s too late

 
00:22
03:47
04:06
04:10
04:30
04:32
04:33
05:26
06:42
06:43
07:02
07:33
13:57
15:53
16:48
17:19
17:21
17:22
18:03
20:48
20:50

(Applause)

00:13
身為考古學家, 我經常被問到 「最喜歡哪一個發現。」 答案很簡單: 我的丈夫格雷格。

00:22
(笑聲)

00:23
我們相遇於我第一次 在埃及挖掘的時候。 這是我第一個意料之外的精彩發現。 一段令人難以置信的 考古夥伴關係就此展開。 幾年後,我在我們最喜歡的 一對雕像前面向他求婚, 是拉和泰浦王子及 妻子諾芙列王妃的雕像, 位於開羅博物館, 追溯到 4,600 年前。

00:48
我想若要邀請格雷格與我共渡餘生, 那麼我應該在兩位 承諾永結同心的人面前問他。 這些象徵挺過歲月的洗禮, 因為當我們看著他們時, 我們如面對著鏡子。 他們強烈地提醒著我們 共通的人性並未改變。

01:11
考古發現的震撼力道 與愛一樣地強大, 因為古代歷史 是想像得到最誘人的情婦。 許多考古學家獻身於 揭開過往的奧秘面紗, 不論置身於炙熱的太陽下, 頂著極地寒風, 或是深入叢密的熱帶雨林。 很多人追尋, 有些人找到了; 大家都在聖殿禮拜, 期望一個可能改變歷史的發現。

01:45
我在埃及的首日, 挖掘埃及三角洲東北的門德斯, 約 4,200 年歷史的墓地。 這張照片中的我 完全沈浸在幸福裡。 我被鮮綠色的稻禾包圍, 挖到一只完整的鍋子。 翻了過來, 我發現了一枚造鍋人留下的指紋。 瞬間時間凍結了。 我不知身在何處。 因為當下我意識到, 我們挖掘的是人,不是物品。

02:26
我們未曾像此刻這樣 身處在偉大的過往之間。 我無數次站在吉薩金字塔前面 無以言喻, 覺得自己是世上最幸運的人。 它們是人類智慧所及 最輝煌的紀念碑。 許多人不相信人類可造出 如此輝煌的建築, 認為是外星人建造的。 多麼的可笑。 只要靠得夠近, 就會看到人手的鑿痕。 偉大的吉薩金字塔 是一塊塊石頭堆砌起來的, 用了二百三十萬石塊, 和無與倫比的組織效率。 經時間考驗屹立不搖的不是金字塔, 而是人類的聰明才智, 乃是我們共有的人類輝煌。 儘管歷史循環, 但我們是獨特的。

03:35
我熱愛我的工作, 因我知道我們和以前沒什麼不同。 我讀到 3,500 年前 美索不達米亞的婆婆笑話。

03:47
(笑聲)

03:49
我聽到 4,600 年前 埃及鄰居彼此的詛咒。 我最喜愛的是一則 3,300 年前在盧克索的銘文: 描述學生逃課去飲酒。

04:06
(笑聲)

04:08
當今的孩子們啊。

04:10
(笑聲)

04:11
我看到最難以置信的建築物, 看到驚人的雕塑── 基本上這是自拍的石像── 也看到我們一直對寶石著迷。 我們也在牆上公告, 對貓癡迷──

04:30
(笑聲)

04:31
數千年了。

04:32
(笑聲)

04:33
(掌聲)

04:38
考古學家保存文化, 為數十億的古人 和成千上萬的古文化發言。

04:49
我們用科學、想像力和信任 作為金三角來起死回生。 去年, 考古學家的驚人發現,包括: 在南非發現了新的人類祖先、 在肯亞發現的 三百三十萬年前用的工具── 乃是被發現的最古老工具 ── 以及 1718 年黑鬍子海盜船上 發現的一系列醫療用具, 這個用來治療梅毒。 哎喲,痛啊!

05:26
(笑聲)

05:28
這裡的每一件 都伴隨著數以千計被我的同事發現, 但未曾成為新聞標題的重要古物。 儘管如此,我認為 考古學家最重要的任務, 是承認過去有人類存在, 並且他們的生活值得我們學習。 各位能否想像 若我們這樣看待每個人, 今天的世界會是什麼樣貌呢?

05:58
因此,我們挖掘時面對的挑戰, 通常像這樣。 你看不到任何東西。 要在哪裡開始挖呢? 這是開羅南部的一個遺址。 若從太空往下看, 仍然沒看出什麼。 這是遙測衛星 「世界觀 3 號」照的圖像, 解析度為 0.3 公尺, 約當 10 英吋。 這意味著可從四百英里的高空, 拉近看到你的平板電腦。 我怎麼知道的呢? 因我是個太空考古學家。 讓我複述: 我是個太空考古學家。 意即──

06:42
謝謝。

06:43
(掌聲)

06:44
意思是我用演算法處理衛星圖像, 查看光譜中的微妙差異, 那意味著地底下埋藏著東西, 值得我們去挖掘和調查。 順便一提── 美國太空總署有個太空考古計劃, 所以這是一門真正的職業。

07:02
(笑聲)

07:04
讓我們再看看。 我們回到開羅南部的考古遺址。 看不到任何東西。 專注目光於紅色矩形裡。 用演算法處理衛星圖像後── 想像它是太空的斷層掃瞄機── 會看到這樣。 這長方形狀是個古墓, 以前未知、未被開挖過, 而你們是幾千年後首次看到的人。

07:33
(掌聲)

07:39
我相信有待我們去發現的遺址很多, 我們只觸碰到一點點皮毛而已。 僅僅埃及三角洲一地, 我們已經開掘的 不到埃及遺址總量的 百分之 0.001。 如果加上數以千計 我和同事發現的遺址, 我們以為已經知道的 遠遠比不上仍待我們去發現的。 看看我的同事在世界各地的 驚人工作和發現, 我相信, 還有數百萬尚未被發現的考古遺址。 發現那些遺址, 將會開啟人類存在的全部潛能。

08:26
但我們面臨一個挑戰。 過去一年裡, 我們看到了可怖的新聞標題, 報導考古遺址遭到驚人的破壞, 遭受伊斯蘭國恐怖組織 之類的大規模掠奪。 「伊斯蘭國」摧毀位於 帕邁拉的寺廟。 什麼人會炸毀寺廟啊? 他們摧毀了約拿的墳墓。 我們看到了如此猖獗的掠奪, 看起來像是月亮的隕石坑。 伊斯蘭國擺明要摧毀現代人的生活, 當然也延伸摧毀文化的認同。 歷史上無數的入侵軍隊 做過同樣的事。

09:11
我們知道伊斯蘭國出售掠奪物牟利, 但不知道規模有多大。 意味著從中東市場上買的任何東西, 都可能資助恐怖主義。 被掠劫過的遺址, 如同是一個已經失踪了 90% 碎片的拼圖, 餘下的碎片又被弄得面目全非。 這是大咧咧明顯的盜竊。 我們知道兩種掠奪: 伊斯蘭國之類的犯罪掠奪, 和當地絕望缺錢的人盜墓。 為了養家活口我們可能也會那樣做; 我不責怪當地的盜墓者。 我責怪無恥的中間人、 沒道德的販運者, 和國際藝術市場。 他們利用模糊的法律, 或甚至於因無法可管來牟利。

10:08
我們知道當下在全球各地 正進行著越來越多的掠奪, 而目前我們沒任何工具去阻止它。 但這開始改變了。 我和團隊剛剛完成了一項 關於在埃及發生的掠奪的研究。 我們研究開放的數據, 測繪 2002 到 2013 年間 發生於全埃及的掠奪。 我們發現了 267 個 掠奪和摧毀遺址的證據, 對應繪製超過二十萬個掠奪坑。 非常的驚人。 整合這些數據── 能看到這些標記的掠奪坑。 在這個地區特別糟糕, 從 2009、2011、2012 年起 數百坑遭劫。

10:55
在整合所有的數據後, 我們發現與一般的認知相反, 埃及的掠奪變糟並非始於 2011 年的阿拉伯之春, 而是 2009 年的全球經濟衰退。 因此,大數據明白顯示了 掠奪根本上是個經濟的問題。 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, 不阻止這問題, 所有埃及的遺址都會在 2040 年以前被掠奪殆盡。 因此,我們正處於轉折點。 我們這一代 有阻止掠奪的工具和技術, 但我們的動作不夠快。

11:37
有時一個考古遺址 有著你意想不到的韌性。 我剛剛從名叫樂詩特的 考古遺址回來, 我和埃及古物部在那裡 共同領導一個聯合任務。 此遺址遠溯至公元前 2000 至 1750 年的埃及中王國。 中王國是古埃及的文藝復興時期。 經歷了一段時間的 激烈的內部衝突和環境的挑戰後, 埃及向上反彈, 產生了令人難以置信的藝術、 建築和文學的復甦。 這是我最喜歡研究的埃及時段, 因為它大量教我們 如何在大災難後生存和繁榮。

12:17
如今,我們已繪下 無數被掠奪後的坑坑洞洞。 樂施特曾是皇家所在地; 本來有成千上萬的人埋葬在那裡。 他們是曾在法老底下工作 和生活的那些人。 比較掠奪之前和之後, 看到幾十個掠奪坑。 這是北樂施特。 這是南樂施特,之前和之後。 我們第一次查看樂施特遺址時, 看到許多已被盜挖的高官墳墓。 讓我帶你們透析被掠奪的規模。 想像塞滿棺木、首飾和驚人雕像的 兩公尺長、兩公尺寬區域, 乘以一千多倍, 就是被掠奪的量。

12:59
所以,當我們開始工作時, 埃及方面的主任 穆汗默德約瑟夫對我說, 「我們必須挖掘這個墳墓。 它被盜墓者掠奪過。 如果我們不做任何事情, 盜墓者會再回來的。」 我當然同意挖掘, 但不以為會找到任何東西。 我認為盜墓者會已偷走了一切。 接下來的發現使我們 大大地鬆了一口氣。 看看這幅畫──多麼令人驚嘆。 我們找到刻畫的銘文; 甚至還有墓主的頭銜── 他的頭銜像是:「軍隊監督」、 「財政監督」。 我升起希望, 也許,也許能找到他的名字。 對於古埃及人而言, 讓名字永誌不朽是他們的目標。 然後有一天, 這出現了。 這是墓主的名字:英泰夫。 在這裡可以看到它象形文字的寫法。 我與一起工作的埃及團隊 恢復了 3,900 年前 某個古人的名字。

13:57
(掌聲)

14:05
我與一起工作的埃及團隊 一起慶祝那一刻的共同發現。 我們做的既對又真。 我們發現這扇幾乎完好無缺的假門。 我們在門上看到了 英泰夫和他的題字。 您們甚至看到他坐在這裡。 我意識到 我原先對被掠奪的遺址的假設 已被證明是錯的。

14:29
我們每天與 70 名 埃及同事兼朋友一起工作。 面對這麼多針對 中東人的仇恨和無知, 在挖掘遺址時的每一刻 都感覺像是和平的抗議。 當與你共事的那些人看起來不像你、 思考不像你、或者說話不像你, 你們共享的考古發現使命 泯除了所有表面上的差異。 我在這段時間裡學到了 考古學不在於發現了什麼, 而在於能證明什麼是可能的。

15:05
有時你會在旅途中找到 長期失散的家人── 不是那些與你共享基因的家人, 而是與你共享生命之書 其中一段的那些人。 這是我的弟兄歐默爾法魯克。 歐默爾是位於盧克索北部 各夫特村莊的人。 各夫特村人長久以來是 享譽埃及的考古現場工作者。 他們幫助挖掘和組織工作人員。 歐默爾是我的首席運營長 和首席財務長。 沒有他我根本無法工作。 多年前的某一天, 那時我還是個年輕的研究生, 而歐默爾當時是個不怎麼會 說英語的年輕村人, 完全出乎意料, 我們竟然出生於同一年、 同一月、 和同一天,僅僅相隔六小時。 是雙胞胎。

15:53
(笑聲)

15:56
我倆雖被海洋分隔, 但卻永遠連接著, 因古埃及是我們的母親。 那時我就知道, 我們會一直在一起工作── 未必在大腦裡, 而是在靈魂深處 不能全然解釋的那部分。

16:11
(阿拉伯語)

16:18
(英語)我的弟兄歐爾默, 我會永遠愛你。

16:23
我第一次在埃及開挖前, 我的導師,非常著名的埃及學家 威廉凱利辛普森教授, 把我叫去他的辦公室, 給了我一張二千美元的支票, 告訴我:「用它來支付你的費用。 祝妳今年夏天有個光輝的探險。 將來有一天,你也對別人這樣做。」 因此,我的 TED 獎願望 是部分的回報,加上利息──

16:48
(笑聲)

16:49
致一位偉大、慷慨和善良的人。

16:55
我的願望是, 我希望我們 將在世界各地發現 數百萬未知的考古遺址。 經由創建一支 21 世紀 全球探險家的軍隊, 我們將找到並且保護 隱藏著的世界遺產。 這些遺產涵括了人類集體韌性 和創造力的線索。

17:19
(掌聲)

17:21
謝謝。

17:22
(掌聲)

17:30
要怎麼做呢? 我們要用 TED 獎金建立 線上、群眾贊助和公民科學的平台, 以讓世界上任何人 都能參與發現考古遺址。 世界各地只有幾百位太空考古學家。 我夢想攜手全世界的人, 來幫忙尋找和保護遺址。 你只要登錄,建個用戶名── 請注意印第安納瓊斯 這個用戶名已經被佔用了。

18:03
(笑聲)

18:05
你要看一個課程,就可以開始了。 我先聲明, 遺址的衛星定位 或地圖數據不會被公開。 就像對待人類病患的數據那樣, 我們不會揭示它們的位置。 你將拿到抽自一疊卡片的一塊區域, 20×20 或 30×30 平方公尺, 由你去找尋特徵。 我和團隊將先用演算法 處理大批的衛星數據, 好讓你在裡頭找得到東西。 因此,你從事的將會是真正的科學。

18:32
然後你開始找。 看到了什麼?看到寺廟了嗎? 看到墳墓嗎?看到金字塔嗎? 看到了任何疑似 被破壞或掠劫的遺址嗎? 在上頭做標記。 旁邊會有許多例子列出 哪些特徵代表些什麼, 引導你,供你參考。 你幫助我們收集的所有數據 將與審查當局共享, 助於建立一個新的全球警報系統, 以幫忙保護遺址。 但它不僅於此, 所有接收你的發現的考古學家, 將一開始就帶著你與他們一起挖掘, 透過使用直播應用 Periscope、 Google+ 和社交媒體工具。

19:17
一百年前,考古學為富人所獨享。 五十年前, 乃男人專屬。 目前主要由學術界所擁有。 我們的目標是促使 考古發現的進程民主化, 讓任何人都可以參與。 九十四年前, 霍華德·卡特發現了 圖坦卡門王的陵墓。 誰是下一個霍華德·卡特? 可能就是你。

19:50
通過創建此平台, 我們將會找到 數十億先人的數百萬居地。 如果我們想回答 「我們是誰」這個大問題, 或我們來自何方, 答案不在金字塔或宮殿裡, 而在那些在我們之前的人 所住過的城市或村莊裡。 如果我們想了解過去, 就是倒置金字塔的時候到了。 承認過去值得被保存, 它的涵義不僅如此, 它還意味著我們也值得被保存。 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故事, 是我們人類共同旅程的故事。 但唯一能寫這故事的方法 就是我們一起寫。 跟我一起來。

20:48
謝謝各位。

20:50
(掌聲) 請幫忙尋找和保護古老遺址。

From: Help discover ancient ruins — before it’s too late

Close